自七年前她绝然离去的那一刻起,富贵名家的唯一继承人、自信狂傲的豪门钜子,即变成冷漠无情、严肃独裁的冷血男人,一如撒旦般,令人不寒而栗!得知她再度悄悄返回,愤恨爱憎交织的情焰便在他心头狂烧,烧去他的理智、燃尽他的理性──激得他马不停蹄地揪出她,专制横断地迫她离开。可她却胆敢要他再给她一次机会!?没问题,但一切就得照他的方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