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有着笑窝的男人真碍眼!她坚持南下念书本想图个清静,怎反而惹来这麻烦?父亲的外遇,母亲的自杀,使她原本美满的生活一夕变色,连最喜欢的钢琴,也不顾再去碰触。但……她竟禁不起这阳光男的挑衅,看他用『一指神功』弹着荒腔走板的小蜜蜂,还自得其乐的啍唱着,真让她看不下去!造飞机,三轮车,小毛驴……他一首一首点,她也不甘示弱的一首一首弹。这感觉,真像回到无忧的童年……啊!上当了!他……调查过她?可这样的处心积虑,究竟是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