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呜呜~~这算是「狼落平阳变成犬」吗?想他上官瑾可是谈笑间歹徒死光光的「豺狼警探」,歹徒听到他的名号无不称他一声「大爷」,举白旗弃械投降,可他的噩运从他跟母亲撒谎,「假画画之名,行勤务之实」北上时,便没停过——一到台北就遇上倾盆大雨,只能被迫留在车站闲晃,日行一善救了差点跌跤的老婆婆,自己却摔出人行道,淋成落汤鸡,饿得发慌蹲在车站啃排骨,乖乖地等多年不见的、心仪的邻居姊姊来解救,可她认出他的方式竟是--他吃东西的样子没变,像……可爱的小狗?!噢!他不仅形象全无,纯情男人心深深被刺伤,还从万物之灵被贬为小狗,他有预感,他从可爱的邻居弟弟升格为情人恐怕比登天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