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新郎落跑了!而且是跟一个男人跑了!在即将拜堂的前一刻这样抛弃她,天啊,她还以为找到mr.right,没想到她才是他的ms.wrong!他怎不早说?她又不是没有成人之美!这不她快被老妈和同事朋友的口水淹死了,只好包袱款款逃到乡下避难。唉,长到二十八岁才来离家出走,淒凉呀,他最好眼睛张大点,千万别给她逮到……却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颱风天,她竟然遇上和那个混蛋同名同姓的男人!啊,怎一个恨字说得清楚!?偏偏她竟不小心地和这个男人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