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她要重来!噢!这是她的初吻!初吻耶!初吻至少也要发生在花前月下、两情相悦的时候,然后她的心上人深情款款地看著她、她也要表现出羞怯的样子,哪是趁她被一只大狗吓得“皮皮锉”时来个安慰之吻!虽然……那个吻实在美妙,他真不愧是个中高手,可、可他不是嫌她是乳臭未乾的小妹妹?他又不想对她负责任,所以根本不想碰她……哇!那她还被这种情场浪子吻了,简直是“人生的悲哀”嘛!居然还敢说他愿意破例“忍受”她,不再和别的女人瞎混。有没有搞错?!究竟是谁在忍受谁呀!不过──他又能为她“忍受”到什么程度?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