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被抄的她为了救出牢狱中的父亲,只身上京城求救,但人情冰冷,无人肯向她伸出援救之手,而能帮她的只有她的仇家,迫不得已,她与他订下了一个协约,他要她服侍他一个月……表面冷酷无情的他对她百般凌辱,而她的柔情却融化了他那颗冰冷的心,他终于放下冷酷的面具,好好地爱她,珍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