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他是冷氏的窝囊大少,是江城人避之不及的同性恋;人后他是商业帝王,黑白两道都令人惧怕的魔王,是江城待嫁千金打破脑袋都想嫁的钻石级单身王。她一次的舍命相救,有如一束炙热的阳光,照亮他的黑暗世界,暖了心,种了情,多年寻找,只为守护这份温暖。他说,握了手,便是一世,我冷擎天只要你贝悠悠做我的女人。她说,我脾气火爆,做我男人,要经得起打,受得了委屈,不许欺我、骗我,只准宠我、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