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狩猎际遇(1 / 1)

玉染朱墙 粉玉雕虫 1245 字 4个月前

<>待流远流澍走后,乔染玉待在屋中思忖着前去狩猎要准备的物件儿,自己身无半点功夫,自是不能跟去打打杀杀的,况且,自己也是决计见不得那伤残生灵的血腥之事的,既是狩猎之地,想必定也有些空旷的地界儿吧,想起春耕之时哥哥们还想要自己为他们做上一只属于他们的纸鸢,便暗暗动了心思,决议趁此机缘给他们每个人都作上一只,也了了当时几人的的心愿与缺憾。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虽是流轩已在域外,不能及早拿到,也算是给他提前备下,免得下次他寻了机会出来找自己要留作念想的物件儿自己没得可给。

于是叫来翠心挑了几张平整光洁的油纸来,思索片刻,抬笔轻点墨汁,肘臂挥动,不过片刻便勾勒出一只雄鹰的轮廓,尖刻的喙,锐利的眸,丰硕的羽翼,飒爽的尾毛,却是将身子空了出来,乔染玉用朱红与墨色微调,在鹰背上描摹出虎豹的纹路,并在正中用墨黑书了一个“王”字,自是取得它无战不胜,无往不利的好寓意。

作罢,让翠心拿到一边,等其干透,将纸鸢沿着图样的轮廓裁出。

随后,又将笔尖洗净,浸入鸦青,深深浅浅渲染出一片磐石,又沾了点点竹青,大笔一挥一顿,根根竹节浮现之上,若隐若现,却是安稳扎根于磐石细缝之中,坚毅挺拔,岿然不动,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再于竹节两侧轻快着笔,竹叶层叠而出,远近高低,章法井然。既是竹子不便离开土壤,便带着它扎根的磐石一同到穹窿之上去瞧瞧,也不会让它因着离开本土而枯萎。整幅图景自是取了流远如竹子一般的温雅清高又不肯为权贵折腰的君子风范。

最后,还剩下画与流轩的一幅图样,却是乔染玉拿着画笔支着脑袋,盯着油纸想了好半天却依旧是无果而终。

叫翠心将那两幅图样晾干收好,给自己一晚的安眠,醒来再寻新的灵思。

只是这样打算着,却是收拾了上了榻,心中搁着事儿,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只好又起身点灯,灯芯的火苗倏地窜起,将乔染玉唬了一跳,却转而又叫她玩心大起,灵思泉涌,跃于纸上,心底想着便给流轩绘上一只初初破壳而出的小龙吧,虽是蠢萌顽劣,可终究是真龙在身,高贵的无可比拟,只是这画风……可就值得玩味了。

想着想着,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玩味的弧度,不知道轩哥哥到时候见到了会是嘲笑自己的调皮,还是埋怨自己的敷衍呢?

埋怨便埋怨吧,自己怎么也不会反抗,更不会将自己不知道该给他画什么的尴尬告诉他,若是说出来,只会叫自己更尴尬吧?

乔染玉拿起画笔,用秋香色勾出半只残缺不全的蛋壳,用月白色填补其中,其上冒出一只水绿色小龙,嫩嫩的龙角,圆溜溜的眼珠,肉嘟嘟的脸蛋,柔软圆滚的肚子,两只胖胖的爪子扒在蛋壳边缘,眸光水汪汪,好奇地瞧着环周的一切,蛋壳四下是被它方才啄破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