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太子生辰(11)(1 / 1)

玉染朱墙 粉玉雕虫 1413 字 3个月前

“这荷包上的纹样不必再说,是玉儿用金丝所缝,内里除了魏充衣方才所说的物件,还有几片莲叶,是轩哥哥昔年采给玉儿的,那玉佩也是当日玉儿管轩哥哥要来的,轩哥哥,玉儿说的对否?”乔染玉淡然道。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没错。”流轩将她拽近身旁。

“你胡说,这荷包里确实放有几片莲叶,只是数量极少,燕儿方才忘记提及了,你不过是拿着那荷包嗅到了香气才猜出其中放有莲叶的,如此便说这荷包是你所制,岂非我方才所说皆是为你做了嫁妆?”魏充衣不甘地争辩着。

“那魏充衣可要再好好想想,这里面可还有别的物件儿落下没说的?若是没有,便要打开与众人验证了。”乔染玉好心地提醒着。

“再没有了,你尽管找人验证便是。”魏充衣胸有成竹道。

“如此甚好,便请皇伯伯亲自来验证可好?”乔染玉满脸纯真地望向武帝。

武帝闻言神色微微放缓,点头同意。

此时虽不是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可若是确有此事,不仅皇家颜面上不好看,对他们父子间的情分也是损害不轻的。

武帝命人拿来刀刃,乔染玉忙又开口:“皇伯伯可要仔细着呢,玉儿还要重新缝起来给轩哥哥带着呢!这荷包里玉儿还放了一个粉红布片,上面绣了玉儿名中的‘染’字,皇伯伯可要查看好了!”

魏充衣闻言心中大恨,那人并未告诉她还有这样一出,只怕是那人自己也不知晓的吧,若是知晓,怎会让自己来做这如此荒诞不经之事!

流轩却是朗眉一挑,惊喜地揪揪乔染玉的小耳朵,乔染玉朝他笑着挤挤眼睛。

武帝确实如乔染玉所言,在荷包内囊中找到了那片粉红色布片,眉宇间松了不少,叫人去一旁将荷包重新装好,还给乔染玉。

“魏充衣,荷包已然证明是小染玉所致,送与轩儿的,你还有何话可说?”武帝依旧气愤,这次却是为着魏充衣的出言欺骗。

魏充衣见谎言被戳穿,忙认罪调转话题道:“皇上赎罪,这荷包的确是臣妾偷来的这女子的,只因臣妾没有这好手艺,才拿来借花献佛地赠与太子的,只是臣妾的清白的确是被太子抢去了的,臣妾还记得太子当夜就是穿着这双马靴,马靴内里是厚实的獭兔毛,靴筒上沿缝了十六颗羊脂玉片。”

乔染玉顾不得嘲笑魏充衣的由头笨拙,只觉得自己霎时间心头一凉。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告知于旁人了?除了樱儿就是翠心,再没有旁人只晓得这般清楚了。自己身边的细作,竟是他们二人中的一个么?

流轩察觉道怀里的人儿一阵瑟缩,紧了紧手臂,在她耳边低语道:“出卖之人我已派人将她抓住关起来了,如今你可有法子帮我脱困?”

乔染玉闻言抬起眼瞧他,看着他一副严肃略带担忧的眸子,也不想揶揄他方才还闲自己多管闲事的话语了,认真地轻轻点头。

“不知充衣何时没的这清白之身?”乔染玉疑惑开口,仿佛不再是这十三四岁的孩童。

“有些个时日了,约是在年初正月里,上元节之后。”魏充衣心中盘算着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