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畅谈百花(7)(1 / 1)

玉染朱墙 粉玉雕虫 1451 字 4个月前

<>“那还是爹爹从西域回来给我带了一株的,那花草为紫色,十分娇小。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肉质晶莹剔透,形似冰灯,因而叫做冰灯玉露。那所谓的雨染相思红满树,香秋玉露照醇酤。我将心事与残酒,爱敬金风把醉壶,便是形容这冰灯玉露的。那状貌,与寻常花草迥然有异,言语实在难以形容它肥嫩多汁的奇妙之态。”

乔染玉请闭上双目,静静地回想儿时见到的那株盆景。

流远静静地看着她安静的容颜,只感觉万物美好,她,就在中央。

乔染玉觉得阳光渐渐直射到脸上,微微炽热,已快正午时分了吧。

“时候也不早了,最后说说这花中‘四雅’与雪中‘四友’共有的水仙吧。所谓韵绝香仍绝,花清月未清。天仙不行地,且借水为名。这水仙天然丽质,芬芳清新,素洁幽雅,超凡脱俗。具有纯洁吉祥之美,其可有恨处?”乔染玉直接发问道。

流远思虑片刻,回道:“听闻这水仙虽看似纯净,香气清雅,有着吉祥如意之意,却是茎叶藏毒,不可误食,便恨其花无完花,美人有毒吧。”

乔染玉掩口而笑,道:“此恨,何尝不是在称赞其美?”

“也对,这次算是玉儿赢了!”流远宠溺地认输道。

两人皆是心中塞满蜜糖,相视而笑。

时空仿佛可以倒流一般,将满地失魂落魄的桃花碎片漫卷天际,重赋生机,将二人环绕其中,却又被二人隔绝其外,仿佛是卷画轴,而这飞舞乱花,只是背景。

流远托着乔染玉从软榻上起身,修长的玉指温柔地将乔染玉耳边的碎发别于脑后,眼中的柔波荡漾在乔染玉心头,荡之又荡,无法平静。

两人皆是感觉,只这一晌,仿佛是超越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相识相诉,只觉得两人像是从前被掰裂成两块的莲朵,今日今世,才得以重逢,合二为一。

流远拉起乔染玉的小手,轻轻又紧紧地与她十指相扣,生怕一个用力便将这如梦的景象捏碎,又生怕一个疏忽,乔染玉便会消失不见一般。

果然,心中有了所在意的,便会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流远的手掌很温暖,暖在乔染玉的身上,暖进乔染玉的心上,挂在乔染玉的嘴角上,四下弥漫。

一顿午膳,二人享用的既羞涩又甜蜜,樱儿与翠心都被打发了出去,没人知道这两人究竟说了怎样的私密事,连平日里一同就坐的两个贴身侍婢竟也要这样规避着。

其实二人不过还是未及婚嫁之龄的半大孩童罢了,即便有心相许,也不能如此任性妄为地自己做主,不过是说些往日儿时的趣事儿,或是乔染玉与他们三人相处时某一时刻的心里话,乔染玉自是个坦率纯净之人,既是流远有问必回如实回应。

既是相知相交之人,又有何不可以说的呢?

二人吃罢饭,仍是觉得有太多的话想说,便坐在案几旁,继续聊着。

流远与之攀谈越多,越觉得自己愚蠢之极,见过了她的才情,她的慧心,她的纯善,她的骨气,怎的先前就未曾想过,他就是自己寻觅已久的归宿呢?

流远内心庆幸,只觉今日一行,竟叫他遇见了一个全新的乔染玉,也从此,造就了一个全新的东方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