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意向敲定(1 / 2)

官德 奥比椰 3552 字 1个月前

()“好象是当代书法家舒同书写的吧?我记得是黄鹤楼重修的时候,省文联请了全国著名的文化界前辈来参加黄鹤楼的文化建设工作,当时决定请全国著名书法家时任书协主席的舒同书写匾额。”杨彬利用官德系统查到资料之后,当然是立刻说了出来。

“确实是书法大师舒同的手笔,他是我爱人的外祖父,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赵国兴再度深深地看了杨彬一眼……这丫的简直博古通今、所不知啊!

刘汉升和李林二人再次面面相觑,尼玛风头都让你一个人抢尽了,我们跟过来就是给你当陪衬啊?

“说起匾额啊,我倒是想起了国父孙中山,他一生忙于政务,所题匾额并不多,流传到今天的只有两块最有名气了,你们知道是哪两块吗?”赵国兴接着向杨彬三人问了一句,现在他的目光主要都集中在杨彬的身上了,一脸的欣赏之意。

在赵国兴看来,象他们三人这种年纪的男人,有钱有权什么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有才气。不管他的酒庄和生产基地最终落户在什么地方,至少他很欣赏杨彬这个人,甚至起了心思想把他挖到公司里跟在他身边的念头。

刘汉升和李林一头的汗……丫的赵总您这是在谈投资呢?还是在考下属啊?俺们是招商局里的人,可不是您公司里的员工,也不是文学系高材生啊!

“好象是1912年8月的时候,孙中山先生由上海水路北行,应袁世凯邀请赴京议事。途经章玉公司的时候为它题写了‘品重醴泉’四个字。”

“孙中山先生一生忙于政务。所题匾额并不多。流传到今天的,要数‘天下为公’与‘品重醴泉’最有名气了。‘品’字既指酒品重人品,好人品酿造好酒品,这样的深意用四个字就概括出来了,可见孙中山先生的学养与才情。”杨彬几乎是一口气就把整件事讲了出来。

他是对着视野中搜索出的资料念下来的,当然是标准答案,而且没有比这答案标准的标准答案了。

但是在外人的眼中,这就是才气!

而且。现在这一辈人里,整天手上拿着个手机,谁会把这些东西记在心里啊?能象杨彬这么用心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赵总再一次深深地看了杨彬一眼……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云丰市招商局里的这位科员,为了能拉到这笔投资,是相当地努力和用心了。

从前天通知他们,到今天只有短短两天的时间,他居然强记了这么多有关章玉的小故事,不得不说。云丰市比起苍松市和黄鹤市,毫疑问是最有诚意的了。而且。他们事前也不可能知道他会考察三名科员啊!他居然做了这么充足的准备!

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赵国兴越发坚定了想要挖人的念头。

……

众人进入了黄鹤楼之后,赵国兴仍然滔滔不绝、兴致勃勃地向三人讲着一些小故事,一些他亲身经历的有趣的小故事,三人自然是一路听着,偶尔笑上几声以表示自己听得很认真。

不料来到黄鹤楼四楼楼栏边的时候,赵国兴突然停下了他的讲述,饶有兴趣地看向了三人,向他们询问了一下他刚才故事里讲的某个细节。

刘汉升和李林再度傻了眼……刚才这赵总一路讲下来讲个没完,谁能记得他到底讲了些什么啊?结果成考题了!这不坑人吗?

杨彬自然也不记得赵总讲过的这个细节,不过他迅速启动了时间断流,把赵总刚才说话的三维录像全部看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他所询问的内容。

“您说的是您在法国的时候,和一位朋友逛葡萄酒展馆,看到了一瓶国产的三七年的葡萄酒,当时您……”杨彬取消时间断流之后,把找出的结果回答给了赵国兴。

“很不错,小伙子,你一直在认真听我的讲述。”赵国兴很满意地向杨彬点了点头,眼中的欣赏之情浓了,甚至伸手拉住了杨彬的手,满满的都是基情。

赵国兴甚至开始考虑,如果这小杨未婚的话,是不是把他招赘到赵家来的事情……他大侄女今年二十三,才和前任男友分手,他哥哥一家一直很头疼她的婚事,也没见着个合适的。

刘汉升和李林又是一脸的黑线……云丰市这派来的究竟是个什么人啊?前面那些诗词对联什么的知道也就罢了,连赵总唠唠叨叨讲的那些毫趣味的故事,丫的都能记得如此清楚?

尼玛也太变态了吧?

之后赵国兴再没有出什么考题了,一直并肩和杨彬

很亲密地交谈着,刘汉升和李林知道自己没那水平,只能蔫蔫地跟在后面,恨恨地看着杨彬和赵国兴的菊花,恨不得上去各踢上一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