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梦境世界(1 / 1)

官德 奥比椰 3434 字 1个月前

了解到贺建武真实的品行,将对杨彬是否投资云沙县起着很关键的决定作用,而最了解他的人,莫过于给他做过秘书的高淑琴了。

如何才能让高淑琴对他说实话呢?杨彬突然想起了自己新得的一个技能:入梦术。

到现在为止,还一直没有尝试用过这技能呢!高淑琴就睡在他隔壁的房间里,要不试一下入梦术,然后在梦中向她问询一下贺建武的真实情况?

一来杨彬对贺建武的真实情况确实很感兴趣,二来,他也很想知道入梦术的技能效果到底如何。所以一想到之后,杨彬就兴奋了起来,也没有再犹豫,直接使出了入梦术。

入梦术使用之后,在他身边十米范围内,但凡睡着的人都以一团光影的形式出现在了相应的位置,和当初夹层空间摄取魂魄时的感觉差不多。

杨彬把入梦术的目标选定在了隔壁房间里的高淑琴身上,不多时的功夫,杨彬的灵魂便置身在了高淑琴的梦境之中。

使用了入梦术进入高淑琴的梦境之后,杨彬就仿若置身在了另一个世界里,他感受不到自己现实世界的身体了,甚至也与此刻没有睡觉的游隼失去了联络。

官德系统倒是很正常,宝物能使用,各项技能也能使用。想来如果游隼此刻是呆在夹层空间里的话,应该也能召唤出来……只是召唤出来后,可能也和杨彬一样,呆在了高淑琴的梦境世界里。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一个人的梦境世界,都能是一个**的世界空间?是因为官德系统,所以让这些空间变得清晰**了,还是这些空间来就存在?

这些空间理论上的东西。杨彬实在想不清楚,所以也不想再多想,还是完成了自己预订的任务再说吧。

高淑琴刚刚入睡不久,梦境世界非常的混乱,简直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让呆在里面的杨彬很是头晕目眩。不过杨彬很快就发现了,他居然可以以消耗功德点的方式对高淑琴梦境的环境进行稳定化处理。

高淑琴的脑子目前显然是在快速回顾白天发生的一切。各种画面不时地切换,最后杨彬把画面给她定格在了两人在包房里吃晚饭的一幕,也就是两人谈到了贺建武时的那一幕。

“当官的,一是贪财、二是贪色,贺县长在贪财这方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杨彬正和高淑琴说着话。把话题扯到了贺建武的身上。

“他这方面……也不是很检点……”高淑琴下意识地回了杨彬一句。

“能和我说说吗?”杨彬站起身走过去,在高淑琴身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伸手轻轻地搂住了高淑琴的腰,并凑到她脸颊边问了她一声。

这显然是白天时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杨彬想通过改变谈话环境的方式,试着让高淑琴对他讲实话。一个人肯不肯对另一个人说实话,说出内心里的秘密。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和这个人的亲密程度。

显然两人在包房里吃饭的时候,亲密程度还不够高。

高淑琴被杨彬这样抱住,还凑在她脸颊边说话之后,神情显得很有些紧张和害羞。看向杨彬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这只是高淑琴在做梦,虽然杨彬的感觉无比真实,和现实世界没什么差别,但两人之间现在确实没有任何物理接触。就象使用夹层空间拘押其他人的魂魄一样。所以杨彬也不用有什么心理上的或者道德上的负担,只需要用一切可以想到的手段问到他想问的事情就行了。

“县里的很多工程。改建政府大楼、给学校修教学楼、给医院修门诊大楼……这些工程,都是一个叫云建集团的公司接下来的,这个所谓的云建集团幕后老板叫孔德厚。这个人,是贺县长亲家母的表弟,云建集团基上算是贺县长的私人公司了,在承揽这些工程的时候,贺县长没少用手中的权力。”高淑琴一边近距离看着杨彬的脸,看着他厚实的嘴唇,一边和他说着。

“还有呢?”杨彬向高淑琴又凑近了一些,口中吐出的气息吹拂在高淑琴的耳畔,这让高淑琴的脸更红了,眼神也更加迷离了。

“另外,我所知道的,贺县长还帮着一个叫张辉的老板走私过车辆,也拿了那张老板不少钱。不过贺县长和林书记一样,平时也很低调,从来不穿戴奢华的东西,没有人看得出他家里到底有多少钱,但我知道他在黄鹤市至少有十几处房产……他好象还有几个假身份证,专门用来存钱的。”高淑琴接着补充了几句。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杨彬向高淑琴问了一下。

“他有一次喝醉了,是真醉了,强拉着我想亲热,被我拒绝,然后他就说了这些,可能是想向我炫耀。醒来之后他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他和我说过这些话了。”高淑琴向杨彬解释了一下。

“真没想到……这云沙县这么穷,而县委书记和县长却是自己先富了起来,有这样的领导,县里的百姓一直受穷也就不奇怪了。”杨彬摇了摇头,还记得第一次带着顾沾兄妹到驴头山准备投资的时候,因为热气球事件见过这两位。

当时他们给杨彬的印象还不错,穿着很朴素、处理当时的危机反应也都很快,没想到接近他们之后,所了解到他们的另一面,却都如此地不堪。

“是啊!现在当官的不都这样?我觉得吧……总体来说,贺县长为人还算不错,反正当官的都贪,他至少还算比较低调的了。而且和他共事好几年,虽然他一直打我的主意,但从始到终没有强迫过我,我不肯从他,他还能给我现在这么一种安置,也算对我不错的了。”高淑琴又补着说了几句,嘴巴向杨彬又凑近了一些,几乎要挨到杨彬的嘴巴了。

杨彬没再说什么了,显然他已经从高淑琴这里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如果他要对云沙县进行投资的话,这贺建武也是必须要被换掉的。

戴宏飞应该有资格做县长了吧?县委书记……让常晶晶来做?

不太好,前些天听常晶晶说过,她和他哥哥常向阳两人之中,有一个人要去异地任职了,而且是离开云丰市。为了不影响她哥哥的仕途,常晶晶决定她离开,所以她到云沙县来的可能性不大。

那就让戴宏飞出任县委书记一职,把孙漂云弄上去做县长?戴宏飞的级别和资历勉强够做县长,县委书记恐怕有些难;孙漂云的级别和资历就更不够了。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戴宏飞当县长,孙漂云官升一级出任管经济的副县长,而现在杨彬还差了一位能控制住的,级别够到这里来当县委书记的人选。

头疼。

就在杨彬思考着什么的时候,高淑琴突然凑上前来,疯狂地吻向了杨彬,湿热的口唇盖在杨彬的嘴唇上,然后又主动伸出舌头撬开了杨彬的嘴唇,从里面找到他的舌头,用她的舌头和它推送嬉戏了起来。

与此同时,高淑琴的手也伸向了杨彬那个地方,隔着裤子抚摸着杨彬那里的鼓胀。现在的她,毫无顾忌,很是大胆,和白天时的她显得判若两人。

一来人在梦境中自我约束力就要差了很多,二来,高淑琴被林东灌了春药,那药还是有一定催情效果的,药效一开始没有发挥出来,现在睡着了之后,却是在身体里起了作用,让她很想和杨彬做那种事情。

杨彬猝不及防高淑琴会这么疯狂,不过好在是在梦里,所以杨彬也没有阻止她,任由她把他的衣服从身上撕扯了下去。看样子,她在心里是很想和他做啊……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梦的质,就是一个人内心的体现,一种没有约束的放纵体现。

高淑琴很快就把被她摁在地上的杨彬脱了个精光,在杨彬身体上四处亲吻了一番、特别是把那东西也亲吻了一番之后,自己也开始脱衣服了,不多时把她自己也脱了个精光。

高淑琴抓着杨彬那东西,在她那湿滑的地方来回磨蹭着,她的神情也是越来越陶醉,随后她把杨彬放到了她的口子那里,闭着眼睛很享受地正准备慢慢坐下去的时候,饭馆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进来了一名男子……杨彬倒是有些脸熟……高淑琴家卧室床头结婚照上的那名男子。当然了,要比结婚照上显得老多了。

“你!你!琴,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做这种事情!”男人进包房之后,很悲愤地向高淑琴吼叫着。

高淑琴神情无比地慌张,连忙放开了抓住杨彬那东西的手,然后抓过自己的衣服,很慌乱地往身上穿套着。

“妈妈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啊?”一个十五、六岁,长得很漂亮的少女拿着根棒棒糖走了进来,很鄙夷地看着高淑琴。

“我……我……我……”高淑琴想辩解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ps:今天的第四更送出,新的一周,恳请兄弟姐妹们在看完更新后顺手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