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暴力团民哥(1 / 2)

全球犯罪活动,越益猖獗,形势大致分为七大类:偷运、操控淫业、贩毒、走私、偷车、冒牌货及庞大的洗黑钱活动。

这些活动,由跨过犯罪组织操控,佼佼者乃意大利及亚尔巴尼的黑手党,俄罗斯黑帮及中国的洪门。云云帮派中,洪门发展最速,势力由东方一直伸延到西方。

南海这个弹丸之地,有个暴力团发展得特别庞大,因由其话事人邱名秀与蒋干,皆才华超卓。除此,麾下也能人辈出,譬如众所周知的暴力团十二掌舵人,每一个成员在江湖上都是战绩彪炳的。

世间万物,总有正反、对立。暴力团宿敌,是为东胜帮。若说全南海帮派排名以暴力团为首,东胜帮则居次位,会员人数四万。

暴力团与东胜帮的仇怨纠缠多年,互相厮杀成为不成文的规定。

能与暴力团争一日之长短者,自非泛泛之辈,东胜帮的龙头胜爷和二把手西风就是如此。

东胜帮帮规比暴力团松懈,所以导致滥招门生。却因而,形成内力卧虎藏龙。最出位的莫如那五头老虎,人称——东胜五虎。

冷面虎——大斌,五虎之中,因年纪最轻而排名最末。此人功夫了得,性格冷漠。在江湖上,具多重身份。馨姐十杰之一,台湾五湖帮行动组头目。

下山虎——黑猫城,此人已改邪归正,易名‘安邦’而纳入正道。可惜天意弄人,让他再次遇上奔雷虎,联决再战江湖。

奔雷虎——尸王劫,智慧型的犯罪人物,多年前因被暴力团逼得跑路到外地,至今卷土重来,誓报当年耻辱。

金毛虎,身形彪悍,一身战斗格。因不自量力而与暴力团的大嘴闹翻,终被夺去一目。自此,整天沉溺万恶金钱,少沾江湖事。

擒龙虎,东胜五虎之首。一个非常奇特的黑道人物,鲜在江湖露面,也少惹是非,唯一钟情乃东胜帮最高领导人馨姐,馨姐死后,性格剧变。现今,得倚赖药物维持平和心境。他曾败于暴力团的金牌打手朝刚,但真正战斗力令人怀疑,是高深莫测,或者仅此而已。

大嘴宛然就是一个麦霸,吼着五音不全的嗓子,站在包厢里又唱又跳:“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洪兴掌菅一带,波楼鸡窦与大档,都睇晒,陀地至高境界……”

大嘴,暴力团安仔区掌舵人,泰民的挚友,手下有一得意门生,馒头。

包厢里,还坐着其他的几个人,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

朝刚,暴力团金牌打手,泰民的头马。

王琪,朝刚的女朋友。

金鸡,暴力团白云区掌舵人,泰民挚友,为人极重义气。

淑权和家梁,都是金鸡的头马,但是他们已经被尸王劫收服。今晚,他们便遵照尸王劫的指示,要陷害金鸡于不利。此刻,他们正在制造机会。

门被人推开了,美女经理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民哥,金鸡哥他们已经等你好久了!”

“嗯!”

走在前面的,正是暴力团青年区掌舵人——泰民,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套着一件红色的衬衫,胸口上一条项链,金牌上的‘民’字,江湖上的人只要一看到这块金牌就知道是泰民本人。

泰民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白发青年,乃是泰民的得意门生——王忠。

“哇,你们都喝成这样了?”泰民笑着走进去问。

“民哥,你们慢慢玩!”美女经理说完,转身走出了包厢。

朝刚看到泰民,起身问:“民哥,嫂子呢?”

泰民笑说:“她还有事情要忙,不来了!今晚好像大家都好高兴呀?”

金鸡看着泰民笑道:“当然,淑权和家梁前几天收了一笔帐,所以要庆祝……”

“是吗?这么厉害?”泰民说着,搬来一张沙发坐了下去。突然,看到金鸡脚下都是空酒瓶,瞪了淑权和家梁一眼:“怎么?想把你老大灌醉呀?”

淑权和家梁愣神,半响后笑着说:“高兴嘛,所以今晚喝多了!民哥……我……我们猜拳!”

金鸡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阿民,我看好你,帮我放倒他们,没问题吧?”

“好!”泰民答应一声。

酒逢知己千杯少,满地的啤酒瓶,看情形,是大家玩的高兴了,醉意甚浓。平时少有喝酒的金鸡,也醉的一塌糊涂了。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包厢里只剩下泰民、金鸡、大嘴、馒头、淑权和家梁几个人了。

金鸡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问:“馒头,其他人呢?”

馒头说:“朝刚跟王琪回去了,王忠出去办事了……”

金鸡看着倒在沙发上醉醺醺的大嘴,问:“大嘴已经不行了?”

大嘴念叨着:“我要女人……我们……回安仔街!”

馒头道:“这么晚了……安仔哪还有你要的女人呀?”

大嘴猛地坐了起来,大声道:“不是吧?身为安仔掌舵人,会没有女人?”

馒头赶紧笑道:“有有有!不过,不用去安仔那么远!旺角一大把,好玩得不得了!”

大嘴赶紧将馒头拉起来:“手工了没?”

“不能大嘴哥你去,哪敢手工?”

“走走走!”大嘴嘟囔着,拉着馒头就走。

金鸡笑道:“哈哈,大嘴发春了!”

泰民也笑:“大嘴那人就是那样!不用管他们,我们继续!”

淑权愕然:“民哥,已经喝了那么多了,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