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符咒千里杀人者,义和团落魄老剑客(2)(1 / 1)

三刀就管用

我说行,你先把单刀借我使使。我是练家,他是玩家,他手上的玩意比较金贵。

他舍不得,问什么用?

我说张老师想看看咱们的刀。

是看刀,也是看刀法,老两明白,说:是好事,但你那两下子,够么?

这事上,我不与他争辩。当夜老两给我调了三刀:一刀显架势,一刀显身手,一刀要命。

老两说:老六,刀兵是凶器,轻易不动,动就得见血。

我说:所以你宁可等着请人,也不亲自动手?

老两又说:咱先不提这个。

“你现在的底子,还做不到交锋保命,所以轻易不要交锋。如果让人圈住了,就别想着躲,当机立断,杀了再说。依你现在的刀法,保命不足,要命有余。就使地躺刀,不与他交锋。但是出了这刀,也是要命有余,保命不足。所以还是轻易不要用。遇着切磋,就说手艺尚浅,怕收不住,认个输也就完了,胜败乃是兵家常事,真懂刀的都明白。”

我问老两:就这三刀就管用?

老两笑了:你肯定不是跟张老师动手。

我答应了他,老两把刀给我了。这刀是侠客传的,柳叶刀型,但刀柄略长,刀身利索,配备是背在后背,不是悬在腰间,想来是方便蹿房越脊。原本刀法很规矩,少林派长拳系,后来拳法演变为地躺拳,刀法也成了地躺刀,突出了奇诡机巧,基本功要求也不低,但我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确实是伤人有余,保命不足,出刀就得见血,他不伤你就得伤。

但要提高,也不知道从何入手,只有更快、更狠、更准。

我问老两:你知道一个大刀二墩子么?

老两说:你问他干什么?

我说:明天就是与他动手。

老两说:坏了,你答应了?

二墩子用的是朴刀,而且他轻功很好,地躺得贴身才管用,不等我躺下就把我结果了。

老两说:今晚你不要睡了,反复练精,明天睡到正午。

我答应他了,但没照着做。他给我调的那个刀势,也只是急上加急,出奇制胜,没能改变到本质,我早就娴熟了。只是我也没能睡好,我很想着见见这个二墩子,商丘的时候,我见的绿林好手多了。

(图注:朴刀,实战常用兵器,与长柄大刀相比,柄较短而身略长,与单刀相比则较为重大,双手把持,长于劈砍。与朴刀相似的是大砍刀,好似朴刀的缩短,刀法由双手刀演变。后经张老师讲,二墩子用的是砍刀,但那天他没有带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