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符咒千里杀人者,义和团落魄老剑客(1)(1 / 1)

-江湖春点-

上两个故事,出自同一篇笔记,也许出于习惯,或者担忧遗失,其中用到了钱庄的暗语。钱庄的暗语与江湖的不同,江湖与镖局近乎是一套,叫做唇典,就是黑话。

唇典有多种写法,也写作“春点”,我个人认为整部“密码本”用“典”合适,而交流对话用“点”也算巧妙。原本这一种也是口语为主,词汇量大,主要是为表达意思,并非字字相对。

比如数字,从一到十,江湖上用的是:柳、月、汪、载、中、申、行、掌、爱、句,因为地方口音不同,发音也不同,写法并没有定式。比如载,有念成“宅”的,也有念成“则”的;爱有念成“耐”的,句有念成“足”的,而写法有地方甚至为象棋里那个“车”,如果只看文字就出错了。

钱庄所用则较为专业,以文字为主,甚至符号,严丝合缝。是围绕数字展开的的复杂精准的密码体系,为的是保密保险。同一个字有不同的对应,最简单如从一到十,基本还是一、二、三这类简单的比划,只是遇着四、五、六了,就改成了圆圈,以及圆圈上的小比划,或者依然是“一”字横杠为基础,在其上加上小比划,而到了厘分元百千万这些,又有标记与组合法,且至少两套互为验证,以核对数目。而汇水、利息之类,则有不同的票据,多为祥瑞图案,母版印刷,但每一份会在对应处偷偷描上一笔,好似印刷的瑕疵,但都有一定的用意。再复杂时则有叠加打孔,防范严密。

在这种职业环境下,六舅姥爷再是吊儿郎当,也比一般人细心得多。看得出,他在一些评价性的文字旁是加了记号的,也就分了级别。好比论人,在表面恭维之外,藏着真正看法。而对事,从这上面也就分了轻重缓急。看似不相干的两个事,中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懂了这个,便有了对应。

信息显示,笔记并非一笔写就,穿插着回忆与思考。这也让我确定,记笔记是舅姥爷后来养成的习惯。可能是经历的事情越发复杂,他不得不利用笔头来做分析与记忆,以求前事不忘,警醒自我。所以后来的许多笔记,甚至有圈点添加的地方,应该是回头翻看过。

这是一种查账式写法,而这一篇,是在事发下一年中旬才记录的,对应着当时他发现的两个问题:老两为什么叫他不要回来;张老师到底为谁做事。后边这个问题,就以符号标记为大事。

【北洋镖师】○○三

手记:剑客

时间:项城(袁世凯)平息二次革命后

地点:阜成门

感言:亲贵不知亡国恨,侍从争愿佩军刀。

老两利用了我,他知我的气性,逼我与王存直接出手,借此观察当地行情,而他自己赚了个谦和厚道。他应该也没想到,我竟能这么快结交上张老师这等人物。

原本我看不上这庄子,也不愿久留,但很快我明白过来,我低估了老两,也低估了这个事情。北京内城早就商铺遍地,满汉杂处了,但汉人禁居内城的明文一直都在,无非是衙门监管不利而已。辛亥革命之后,内城开放,二哥先手在阜成门内长租了一爿小院,大小也就适合开个当铺,但在北京又万万开不得当铺。

光地就输了九十九亩,足够支撑五个当铺运营,而钱财花费了无数,官司却依然没了,人还蹲在大狱。也不差这一个铺面的花销。但在北京开不起当铺,此地有钱又会玩的主儿太多,古董店有京城老字号,当铺又被山西五大家垄断了几代人,且以咱的见识,王公贵族手里的玩意都没见过,一不小心就看走眼了。

而一步差三市(地势、形势、行市),前后脚差一步,生意就不如人家,这并不是个好地脚。此处优势是高脚(驮运)便利,城外就是驼场,南来进京水陆两路,货栈当往朝阳门外开,接着水路;车马店当往广安门内开,迎着陆路。所以老二看中的是内城治安,打算把此处设为总号。庚子年的事,不得不防。

图注:-庚子之乱-

庚子(1900)年,戊戌政变之后,慈禧太后得到假情报,害怕八国逼迫自己归政,决意宣战。义和团得到鼓励,举扶清灭洋旗号攻入京津,对大使馆及与洋人有关的一切进行了疯狂的打砸烧抢。以荣禄为首的武卫军首领知其厉害,消极对战,里通国外,只是放空炮哄深处皇宫的慈禧听到开心,甚至装扮土匪支援使馆,各国公卿抵抗待援。

图为义和团失控,火烧前门(商业街),守城官兵奉太后命,仅是重兵把手内城,给义和团提供方便。大火火至天明未熄.左右前后,烈火延烧三日不灭,共计焚毁店铺4000余家,正阳门(前门)楼亦被烧塌。京师24家铸银炉厂亦全被焚毁,北京市所有钱庄银行被迫歇业,市场交易全停。原本繁华的大栅栏商业街变成一片废墟,数不清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或被大火烧毁或被趁火打劫。

义和团各部来路不一,入城顶峰时达十万数之多,内部也因意见不合自相残杀,而后越发不可收拾,并且攻入内城,伤及平民。军机处一度传旨,令在任两广总督的李鸿章及山东巡抚袁世凯火速入京。

但李、袁以及南方各省总督已与各参战国达成协议,称东南互保,称皇室诏令是义和团胁持下的“矫诏、乱命“,公然违抗朝廷命令。据统计,全国共有241名外国人,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

而后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光绪仓皇西逃。第二年,清廷与十一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并被迫全面剿灭“拳匪祸端”。

图注:广安门是各省陆路进京门户,与阜成门刚好南北呼应,唯独车马货栈踩着脚行沾着武行,南城繁华混杂,他还没盘算好如何开展。而张老师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果然,他让我给张老师下请帖,在鸿兴楼设宴答谢。

我问老两鸿兴楼在哪,说顺着广安门内大街往东去……看来他这些天并没闲着,我试探了一句:你朝着西山设店,是领了老大的意思,想着寻个隐匿的侠客吧?

老两说:这事咱先不提。如果有能耐,你在广安门内盘个庄子。你跟王存也好有个施展拳脚的去处。-胶东帮的情况-

在京城,胶东人的口碑是非常好的,特别是菜馆。山东为中国八大菜系之首,当时京城有名的“八大楼”,除了最后一家小规模外都是山东菜系胶东菜。胶东菜海鲜一绝,厨师有一手秘技,腰里悬个小皮囊,装着当地特产海味研制的调味料粉,其中鲜美,别地厨师弄不明白。海鲜之外,盒子铺(盒装打包熟肉食)、肘子铺胶东字号也很有名。

而绸布行有名的“八大祥”,也都是山东人开设、管理的字号。但山东帮有济南帮与登州帮之别,济南帮拳师擅查拳摔跤,登州帮拳师擅螳螂长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