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手过招,宁死不屈的好汉是怎么服软的(2)(2 / 2)

我问张老师,昨日拜秦琼,今日拜达摩,咱们好几个祖师爷?

张老师道:“你要跟了我,还得拜岳飞呢。”

我说:“拜!”

张老师道:“熊出洞,不走当面,边门排把;虎坐坡,是谓离窝,虎践马蹿,迎面直上。”

我问:“这从哪练?”

张老师道:“太极拳,提手上势转白鹅亮翅,先走提手搨把,再接挪身肩靠;而后亮翅二分,提腿含脚。”

我又问怎么个祖师秦琼,祖师达摩?

张老师道:“秦琼,官私两面,黑白两道;达摩,武艺绝伦,智慧高深;岳飞,忠孝两全,文武并举。”

我笑了,说:“刚才说的是形意拳吧?”

张老师也笑了,道:“什么拳不打人?”

过去讲究礼道,讲究名正言顺,每一行业都奉有祖师,为行业楷模,为人典范,这个讲究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后来流入形式了。不过张老师后来也说:“即便佛祖灭度时,都因后世众生落泪,已知芸芸众生,痴迷者多,开悟者少。”

不过张老师也说了,如果是跟他做事,怎么都好说。如果想跟着习武,就得容不得儿戏了。如有不敬,他都护不了我,一个头磕下去,就不是俩人的事。我说我肯定恭谨勤勉。张老师问我多大了,回话后,张老师说:“看你底子了吧,本门武艺,功力要求高,许多在二十岁前练不成,就很难练成了。”

我说我有底子。

(原有图,注:)李存义,字肃堂。生于清道光二十七年,河北省深县人。少时家贫,以帮人赶车为生,及长习长短拳技并周游各地。中年师形意拳名家刘奇兰学艺,后至京与程廷华等为友,并兼从董海川习八卦掌。曾任两江总督督标把总,后至保定开设万通镖局,兼收徒授艺。

1900年,以53岁之龄,毅然投身义和团,手持单刀上阵,奋起抗击外敌。天津老龙头火车站一役,如虎入羊群,血染重衣,杀得洋兵弃械而逃,一时间“单刀李“之名不胫而走。晚年弃镖行,专志授徒。宣统三年(1911),与叶云表在津创办中华武士会,后任教上海精武体育会等地。于北方武术界威望甚高。

张老师少年时参加同盟会,做秘密活动,事发遭捕,躲避河北,师爷亲传的武艺。任老师引荐入门,且只有这一个徒弟,但张老师没有爬辈。师爷姓孟,是李存义的师兄,江湖中人,武林不显。李存义开镖局,入义和团,创武士会,事情做在明面上,张老师记名李存义门下,辈分不高。

张老师道:“听说你刀法不错?”但没容我讲理,跟上道,“正好明后天有一桩事,我看看你的刀。”

我有点慌,“这么急?”

张老师道:“你青龙刀跟谁学的?”

我说:“商丘单老师,少林门的。”

“梅花刀呢?”

“永年高老师。”

“知道一个叫大刀二墩子的么?”

我说:“我就知道虎头双钩窦二敦。”

张老师好似在隐含考问,“什么是青龙甩尾?”

我回答:“背势追砍,青龙返首。”

张老师道:“单老师对你不错。刀是混战、夜战的利器,镖行都用它。好刀法是倒着撵的,好枪法是退着穿的。明后天你跟二墩子动动手。”

我答应了,但心里很慌,其实老些话我并不理解,是我偷听来的。

张老师把我撂下了,让我准备准备。我二哥则说:“老六,以后你不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