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手过招,宁死不屈的好汉是怎么服软的(2)(1 / 2)

张老师见他来,又往方框之中丢了一块,麻脸汉子当场就跪下了,抱拳哀声道:“老师!老师!可不敢再抓了!教徒无方!教徒无方!请老师高抬贵手!”

张老师道:“达摩老祖在上,既然你老哥出面了,往后是咱俩的了。”

麻脸汉子道声“不敢”,起来身子,却并不离去。与张老师耗了一会,两手一拍一扑,又跪下了。人是跪下了,却带着三分硬气,好似再说:你当得起么?

张老师笑了,蹲身下去,朝地上点了点,突然就蹲伏的姿态一蹿而出,身子好似贴着地面射出去的一般,中间一个燕子抄水,扯着红布一兜搂在了手里,身子一搅,两脚已经到了方框那边。

麻脸当场失色,脑门顶就见汗了,趴在地上一阵磕头,爬着似的,就把四方框底下那一条给磕模糊了。这也亏得是土地,换做砖地非磕死他不可。

待把那一条边界“擦”干净了,已经体若筛糠,额头见血。

张老师绕过去站了,对麻脸汉子道:“爷们儿,能蹦起来么?”

麻脸道:“不能了。”

张老师道:“还往里走么?”

麻脸道:“不敢。”

张老师道:“了了吧?”

回答:“了了。”

张老师蹬了麻脸一脚,麻脸借着这一脚,嚷一声:“谢老师赐教!”就地一滚,站起身,扭头走了。另外二人慌张无措,只是跟着一阵感恩戴德,也随着走了。

我心里即痛快,又好奇。我悄悄问:“老师,地上那一块管动不管?”

张老师道:“是咱的,都散了吧。”

(原有图,注:)袁世凯治理山东,以江湖治江湖,手段狠毒,把义和团尽数平了。庚子年后,当直隶总督,根治天津四大害:毒、盗、土娼和混混,创出“站笼”刑法,专治混混。

站笼是一人高的小木头笼子,站在里面不能直腰,想蹲蹲不下,想站站不直,一站就是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对付强硬的混混还有专笼,扒光了关进去,上头卡着下巴,脚底垫上砖头,人站进去脚尖刚刚沾地,一层一层抽你的砖,几天下来,好汉子也折腾熊了。

如果服了就跪下爬出来,从**裤裆底下钻过去,算是重生了一回,以后重新做人。混混讲究宁死不屈,一旦认怂便遭同行唾弃,自此街面矮人三等,地位连**都不如,得叫干娘。这一手出来后,有名气的好汉站死了几十条,大多混混都服软了,真正有骨气的绝了。

江湖是讲道义讲规矩的,袁世凯虽然手段狠毒了点,却是以江湖制江湖,按着混混的追求管够的,并未违背规矩道义,确实是江湖中之真高手。

我乐呵呵去拾了起来,这时候我二哥也出来,脸上终于有了真正的笑容,对张老师千恩万谢,说这一下子,字号就真开张了。

张老师道:“原本领了赏钱走人,是个意思,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不识抬举,还想碰碰,好啊!当是吓唬他呢!”

我二哥道:“先生说得是,这年头,其实……嗐!规矩都乱了。”然后请先生进去歇息。

我故意吵吵着让左邻右舍散了,然后屁颠屁颠跟在张老师后头,问老师这是什么情况,这种见面,不用碰蔓?张老师道:“他算个什么东西?”

王存跟在后边一声不吭。张老师道:“这不是绿林的事。”好似说给王存听。

我不是缺心眼的人,转而问张老师武艺上的事。

张老师道:“熊出洞,虎坐坡,硬崩摘豆角,好似汤泼雪。”他用乡音念的,声韵与京腔不同,但听着贴切。

二哥端上来一碗荷包蛋,然后与张老师拉起了家常,张老师吃过之后,也恢复了文人气质,自然得体,反而让我感觉,方才的他已不是他,乃是祖师爷附体。

(原有图,注:)岳飞像。岳飞(1103—1142),字鹏举,宋相州汤阴县(今河南安阳汤阴县)人,南宋抗金名将,中国历史上著名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位列南宋中兴四将之一。

民间传说其师为江湖名武师,京师御拳馆教师铁膀周侗,留下六合拳论、五行合一处法、九要论等通融兵法的武学篇章,后被岳飞结合战场杀敌之术汇入兵书,因为岳飞后谥号武穆,江湖人称《武穆遗书》。后为明末反清义士山西武术大家姬龙峰所得,姬龙峰参武穆拳谱,创出心意六合拳法。形意拳出自心意拳,奉岳飞为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