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高手过招,宁死不屈的好汉是怎么服软的(1)(1 / 1)

大总统不是随便见的,但递上了帖子,确实有人接了。是一位大概没有品级,但身份地位却极高的幕僚。袁项城,同为江湖中人。幕僚姓宋,中州老家人,仙风道骨,气质如龙。听说是太极门人,以劲法精细闻名京师,却与京城太极又非一路,自称先天太极,承自家学,为三丰真人原传,因擅推手,杨氏门下多有归附。

问了我三个问题:如何出身?有甚本领?谁人保荐?

图注(原文是带有配图的):袁世凯(1859年9月-1916年6月),汉族,字慰亭,号容庵,中国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北洋新军的创始人。因其为河南项城人,故人多称袁项城。

早年在朝鲜驻军,击败日军,归国后在天津小站督练新军。清末新政期间推动近代化改革,辛亥革命期间逼清帝溥仪退位,以和平的方式推翻清朝,统一国家,并当选为第一任中华民国大总统,选择建立君主立宪政体。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1913年10月10日袁世凯就任正式大总统。

袁世凯是清末政治舞台上一个纵横捭阖的重要人物,从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晚清新政到辛亥革命,都与其有密切联系。

【北洋镖师笔记】○○二

手记:入门

时间:民国初年金秋,项城当任,初来京城

地点:京城西南

感言:熊出洞,虎坐坡,硬崩摘豆角,好似汤泼雪

我说先生火眼金睛,我先练一趟拳给先生看看。地躺拳出自太祖长拳,太极拳也是参太祖长拳创拳,许多拳势如出一辙,当头炮、拗鸾肘、高探马、切地龙再是生猛实用,他也自不稀罕,于是模仿项城口音,打了一趟僵尸翻跌、风剪倒挂、挨身膀靠、扑地擒打,话不敢多说,拳也不敢多练。

如此一扑棱,他便不好推手问劲了,不然赢也不是,输也不是,让也不是。

老先生微微笑了,道:“你说实话吧,但看身手,已经过了。”

我心里高兴,说了实话,告诉他自己擅刀,一柄单刀分五伦,天地君亲师,手上有三套刀法,人经三师武艺高:地躺门引龙出水刀,出自长拳,学于胶东;六合门青龙甩尾刀,出自少林,学于商丘;梅花门落地梅花刀,出自昆仑,学于广平,刀里夹鞭,走线铜锤。

当场便被录用,拜了祖师秦琼,被安排往天津跟一位刘老师,却是寒云二公子处。我想坏了,退身已难,但是还好,二公子同是江湖中人。

图注:袁克文(1889-1931),字豹岑,号寒云,河南项城人,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次子,民国四公子之一。素有民国时期“天津青帮帮主“之称。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收藏书画、古玩等。为人讲究,喜好结交江湖义士,后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号称“南有黄金荣、杜月笙,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

后来我才知道,宋先生收我,不是因为我练得好,而是当时正值用人,针对一桩刺杀之事。他知道我家在直鲁豫设号,从学较多,以为我是文场在教。

没急着去天津,先跟着一位张老师见面,说“那人”已经入京,不必去天津了。

图注:流星锤,民间软兵暗器,有单双之分,锤多为铜制,为秤砣大小瓜样。因为携带方便,不易发现,又可以作绳子使用,所以深受民间武人喜爱。受此影响,民间说书艺人也多引用,使它成为三国、隋唐演义评书中武将单挑惯用的偷袭利器。

义和团是由山东、河北梅花拳、大红拳等民间武场联合生发而成,有文场、武场,又称内家、外家,内家统领外家。内家承袭自唐宋金元时便有的秘密结社,自古为朝廷所忌。时外家已被荡平,内家隐匿民间深处,后患无穷。

袁世凯是乡绅望族出身,虽然政权推行新法,但是他深知阶层独立分管的好处,提出朝、野、市须责任明晰,方秩序安定,提倡政府监督,乡野、市井以传统形态自行协调管理。但是晚清之后社会动荡,风气变更,随着新鲜事物的不断进入,行业形态也有变化,所以一方面改革礼法,顺应时代,一方面也维护统一原本的社会道德观念,并且暗中资助武行,警察制度之外,完善市井制约系统。所以对于制度完善的江湖帮会并不排斥。

而乡野教门却不同于江湖帮会,是以迷信崇拜拧结传播的,广平高家便是由外家如内家,以星为法器。星是民间叫法,就是流星锤,因为是以绳索联结铜锤为用,又叫走线铜锤。

张老师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是项城老家人(袁世凯,人称袁项城),英气逼人,但说话极有涵养,才知道入门先要学习,而学习前又要经受重重考验。我本是儿戏,但又十分好奇,被吸引着经历下来,欲罢不能,便有了后来。

张先生也是以太极拳势交手,但一动便知是形意拳家,精通八卦,我猜着他是跟了项城做事,不方便公开武林身份。

太极包容,一点不假。

杨露禅(1799—1872年),名福魁,字露禅。河北省永年县人。学于温县陈家沟,心意精诚,用功深刻,感动教师陈长兴,尽数习得陈氏长拳、炮锤,为同门翘楚。后经人举荐到北京教拳,改革民间搏杀拳风,强化拳场捉对,将传统拳法与大枪合势的腰间出拳改为随高打高,随低打低,提炼太极五锤,缠丝控打,赤手实战能力极强,京城人称“杨无敌”。

后任旗营武术教师。聘入王府任教后,根据身份特点,提倡健身养生,推手问劲,深合京城文雅含蓄之风,清代王公、贝勒、名士从学者颇多。大学士翁同龢观其比武胜出赞叹:进退神速,虚实莫测,身如猿猱,手如运球,犹太极之浑元一体。并亲书对联相赠:手捧太极震寰宇,胸怀绝技压群英。遂改无名绵拳之谓,始有“太极拳”。

张老师首先帮我解决烦心事,我告诉他,要不是斗气,我也不会稀里糊涂入了这行。张老师道,人成就在哪处,是天选天定的。逆天而行,往往白白荒废一条性命,是为不仁。虽然刚入门,我却感觉这一行的事做在暗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并不合应我的脾气。

张老师与我到了店,问过正好约定的日子到了,张老师道:“二哥,今日先歇歇吧?”

老两很不识趣,回话:“请了,原本是要歇,但还是照常些好,悄然了事,图个好看。”

张老师笑了笑,道:“二哥周到。”

但他并没在乎二哥的安排,吩咐道:“那一会听见动静,门里当间这块不要站人。”

老两愣了一下,暗自审视了一番,又陪着笑,一脸谨慎道:“是,自是不敢多看。”

他不知道张老师为何而来,但又不便再起事端,我则带着我认为的行业规范,规矩威严,侍立身旁。

老两好似知道接下来的阵势,招过堂上掌柜道:知道怎么办了?堂上掌柜道:财神正北坐。老两对了句:金银两大垛。而后提衣襟进去内院,另做打算去了。

袁寒云扮相。张老师原本是跟张府大人的,张府公子喜好京戏,寒云公子喜好昆曲,二人皆有文武身手,也从江湖武人身上吸取武艺。张老师随之往来,三教九流,对隐匿身份十分有利。即便后来因为平衡京津跤场格局,平息了震动武界甚至动用了枪械的京跤踢场子事件,而江湖之中也传闻他太极加跤,武艺高深,余外只道是某京戏名角之镖师,习白蜡杆。

张老师找来一块砖头,用手量着,就当着门口画了一个大方框,单步量有五大步见方,把砖头压在石阶上拍碎,四角各压了一块砖头,然后进得门去,要了一方垫元宝的红布。手刚要腰里摸,我二哥就赶紧过来,奉上了一摞大洋。拿的挺利落,想原本是为对方准备的吧。

张老师攥着红布出门,我二哥又主动往门旁放了一把凳子,张老师挪都没挪,往上一坐。这阵势吸引来了不少看客,张老师也不说话,脸上显了威严。

一会来了二人,斜拉着膀子,拖拉着步子,显得眼高眼低,嘴角歪斜,分开众人就往里走,见这阵势先是一愣。然后勾着脖子打招呼道:“本主在家么?”

我二哥没有吱声。

这二人探头望望,对张老师道:“老哥儿,怎么意思?”

张老师便起身,手里攥着红布,二人眉眼一斜,身子换边呈偏枯状,张老师抖手将红布摔在方框当中,上面压着一枚大钱。

二人先是一愣,而后欲进欲退,满腹狐疑,其中一人狡诈,瞅一眼道:“本主不在,改日再来!”转身就走。

“当啷”一声,一枚大钱落在脚边。

俩人停下,旋即转身,我是一头雾水,方知先前所学,皆不出门。

“这事你管了?”一个流氓道。

“你不就缺这个么?”张老师回答。

这时人群之中迅速钻出来一位麻脸汉子,朝着二人各自扇了一个耳光,二地痞竟然没有反抗,却是拧脸斜盯着看,好似是一条狗。

街面上还有一股子流氓势力叫“锅伙儿”。多是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民聚在一起,一锅混饭,也称“山寨”,同吃同睡,结伙闹事,但有吃亏,聚众报复。有混混儿,也有叫花子。丐帮一伙多是用恶心人的法子捣乱,首领叫团头,势力很大,有婚丧嫁娶,店铺开张,都得去打点团头,请“打狗棍”辟邪,不然就会乱套。

混混则是玩狠,讲究宁死不屈,成名多从敲诈店铺横门请打开始,有“四面见线不吭一声”的说法,打不服他就得养着他。天津有名有号的混混儿更是到衙门“请打”,任你打得皮开肉绽还是嬉皮笑脸就是不服。后来经过袁大帅治理街面,下了损招,锅伙绝迹,真义气的伙友大都入了青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