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民国时期,一本夹藏在账本里的镖师笔记(1 / 1)

【江湖中人】序:铁萼堂手记

我一直不知道用什么口气来讲述这一些故事,因为它原本不属于我,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六舅姥爷夹在账本里的笔记。他当时负责查账北京的庄子,结识了不少武行教师,江湖中人,也经历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当时行走的线路,从地图上看,正好是个略微倾斜的十字:一竖是水路,端点是北京与杭州,一横是陆路,端点是烟台与商丘。

(配图注解,缺图-当年押货出外的线路图,还是印刷版,南京政府的时候编修县志,用的也是这一套。跟舅姥爷不是一个时代,也不是一个地方的人,现在的环境跟当年恐怕已经对不上号了,所以我也很难做到如实描写。)

以前,国人说话跟书信同一个事情是两种表述方式,有口语有书面语,书面语简短精要,高手落笔精准明了,但低手读来却气象万千,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放在当今生涩难懂,必须换成白话才行。

因为舅老爷不是京城人,所以他的笔记又与两地都略不同,还夹在有不少家乡俚语。后来我在民国的一本评书小说里读到了家乡独有的一些词汇,知道他们当时确实有所影响。

我本以写实风格硬派武侠成名,但大势之下我妥协了,开始考虑以讲故事的方式代替布局精微的小说,说到故事,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套特别的笔记。

但是我很为难,我并不了解一百年前的北京与杭州,也不了解一百年前的烟台与商丘,所以我很难精准转述笔记里的内容,我也很难用“我”来讲述一百年前的事。而一旦我用我的学识试图讲述的时候,我又感觉一口一个“我六舅姥爷”,用“我奶奶后来跟我说”这种人称十分别扭。

而且当时中国,人的道理追求有审美追求与现在有着较大区别,特别是鬼神信仰方面,天地、社稷、祖宗的崇拜思想根深蒂固,对事物的解释,也多是由这三方面入手。剔除这部分,故事少了趣味,留下这部分,又多了迷信色彩,也是左右为难。

账本笔记中满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但这种态度出于当时看待世界的观念,跟江湖把戏故弄玄虚不同,其中也有不少舅姥爷与他的老师、师兄弟破解把戏的故事。

尝试一下吧,穿插着来,有不足的地方,真实的我就跳出来解释一下当年的他。既然是故事,也就用不从头说起了。笔记中最常出现的字眼是“江湖之中”,所以就代之取名曰“江湖中人”好了。通过它,大概可以让你在愉悦之中,触碰到那个好奇的、神秘的、旧日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