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暗部的意义(1 / 2)

“鸣人能过……鸣人不能过”一片片小花瓣随着微风飘落在地上,而伴随着声音却是一丝丝担忧……

“啊啊啊,鸣人好慢!进去是五分钟的事儿,他偏偏二十分钟……”

“我出来了……”

“嗯!?”叶溪丢下花花看向鸣人“怎么样……?”

鸣人一脸不开心的表情……估计叶溪心里也有了答案

“看妈妈……我有护额了哦哈哈哈”远处传来欢笑,叶溪也把头转到了传声处

“嗯,我家宝贝儿最棒了!”

“只有那个怪物没拿到呢!”

“嗯,我家儿子最棒了……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暖光下,妇女拉着孩子的手离开了忍者学校……

“那个,鸣人尽力就好……别听他们瞎说……你才不是……”

“啪!”鸣人打开了叶溪刚想要拍鸣人的手,表情更加悲伤

“…………别安慰我了叶溪……”

“诶!?鸣人……”叶溪远远看着离去的鸣人……

“鸣人……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叶溪低下头,表情有些失落

“诶,叶溪考完了?看来很成功嘛”叶严对叶溪笑了笑,并摇了摇手中买的咖喱材料

“嗯……”叶溪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护额

“那是必须的嘛!”叶溪脸上勉强的笑了笑,又马上又回到了刚才的忧愁

“怎么了?”叶严脸上多些担心

“嗯?没什么……”叶溪愣了一下,连忙摇了摇手

“都很明显了……”叶严往叶溪脑门上弹了一下

“啊啊啊,坏哥哥,疼!”叶溪捂着脑袋,眼角挂着几滴泪珠

“哈哈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鸣人……他好像没考好……”

嗯,没拿到护额的只有鸣人了……随着兄妹走路回家的时间,也慢慢开始下午了……伴着两人的不言不语,也只剩下,鸟儿归巢的叫声……

“我们回来了……”

“啊,回来了吗……”一奈走到榻榻米那帮叶严拿菜,也看见了叶溪手臂上的护额

“嘿嘿嘿。怎么样~很厉害吧,我没让你们失望哦!”

“嗯嗯……很棒哦,不亏是……”一奈愣了一下“不愧是咱们的孩子……”

“嘻嘻嘻,老爸呢,叫老爸出来看看~哼哼~~”叶溪又是一脸傲娇,拿着自己的护额满房间跑

叶溪在她爸爸的房间里又是衣橱看看,床底看看“老爸……?咦?这里怎么有个保险柜……”叶溪伸手努力去够,“唔,摆的好远……”

“好了好了,别仗着自己是个下忍就了不得了,爸爸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有用的忍者……”突然叶溪被从床底下拽了出来……

“哦哦,嘻嘻嘻,爸爸那床底下是什么?”

“长大再给你看!”爸爸对叶溪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叶溪点了点头

“哦~~私房钱……?”

“臭丫头,不要乱说……赶紧帮你妈妈做饭去!”爸爸把叶溪推到门外,关上门,拉出来保险柜……“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些啊……傻孩子……”

夜晚很快来临,随着咖喱饭煮好的香气,叶溪早已忘了时间……

“唔终于完成了!”叶溪伸了一个懒腰

“嘻嘻嘻,开动啦!”

叶溪刚想拿起饭勺就听见暗部给叶严的暗号,叶溪放下勺子偷偷的跑向阳台,偷听情况

“漩涡鸣人偷取禁术,在后山。赶快抓到他。”

“是。”叶严从忍具袋中拿出暗部面具,随后跟上了暗部成员

“什么……鸣人居然……”

“妈妈我先出去一下有事情要办!!”叶溪拿起忍具袋,门也不带的冲了出去

“这孩子怎么了……”一奈脸上出现几分担忧

“笨蛋鸣人……”赶往的后山漆黑的小树林里,叶溪借着月光勉强能看到前面路上的树和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