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1 / 2)

“张熙,你今天到财务部结工资吧……”

三十多岁文质彬彬的老大冷着脸说道,然后就对满脸懵逼的张熙摆了摆手,好像在驱赶什么脏东西。

“为……”

为什么?不是前几天还说过完这个月自己就可以转正了吗?

张熙才刚吐出一个字,几个前辈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就跑进来,手上是大叠大叠的资料。

“老大,这是这次项目的方案,明天之内必须批下来……”

“我这边也是,下午盛元那边需要重新去探一探,上次的方案他们好像不太满意,我手上负责的那个鑫源的只能暂时放一下,或者移交。”

“还有齐万那边……”

几个人说话都是又急又快,就像是吃了炮仗一样,老大那边也是恨不得一分钟变成两分钟来用,张熙莫名的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

自己太慢了,说话做事永远不可能这么风风火火……

一时意识到自己原因的张熙心情低落了几分,原先想问的话在这种不适时宜的时候怎么也问不出口了,只好慢慢的移着蜗牛步去财务部结工资。

虽然只是实习期,但是工资还算丰厚,特别是这次辞退,还多发了张熙一个月的工资,差点没把张熙激动的泪流满面,抱着财务部的大姐狠狠来上几口。

不愧是大集团啊,可惜不能转正。

张熙在办公室挥泪告别前辈们,当然这只是修辞手法。

心情本来有些低落的张熙多领到了一个月的工资,立刻就满血恢复了。

什么?不不不,当然不是因为钱,她张熙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这么肤浅的人?绝对是因为这代表了公司对自己的认可!

得到了认可难道还不应该高兴?

只是前辈们的眼神好奇怪。

可怜?怜悯?

张熙抱着自己的东西走在路上,脑海中始终浮现办公室老大姐那欲言又止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得她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张熙听说现在同志百合什么的越来越多了,虽然她平时比较喜欢和老大姐说话,但那也仅只是喜欢说话而已啊。

张熙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后面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的骑了过来。

“啊啊啊——快让开快让开!”

张熙还没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那边,就被狠狠的撞在了地上,手上的东西落了一地。

“嗳,这可是人行道啊!是你骑车的……”

“对不起对不起……”

骑车的女生十四五岁模样,好像是初中生,看见撞了人脸涨得通红,赶紧跳下车来搀扶张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张熙脚腕处传来钻心的痛,在初中生的搀扶下张熙硬是没站起来。

那初中生见张熙脚上无力又坐了下去,眼泪急得大颗大颗往下掉。

“哎……算了算了!”张熙摆摆手,她都还没哭呢,这边竟然就哭上了,“下次小心些。”

“姐姐,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初中生哭得稀里哗啦,张熙看得摆手的幅度更大了,凭她平时这么身强体壮,一个人能扛一桶水的模样哪像是会有事的。

脚崴到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张熙在这初中生身上可算是见识到了。

初中生再三确定张熙不去医院,也不要她陪着后,将张熙散落在地的东西收拾好,一步三回头的推着自己的自行车离开了。

事实证明张熙注定是要破财的。

在原地坐了一个多小时后,脚上的疼痛感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有增强的趋势,张熙这才有些慌了。

想想这偌大的城市她也没什么亲人,现在压根站不起来,张熙一咬牙只好叫了一辆救护车。

伤势不轻,脚腕关节有些错位。

张熙在医院整整住了十四天才出院回家休养,就这么十多天的时间,就将张熙上大学以来直到被辞退时所有的存款完全清零。

其实也不算清零,张熙很乐观的想,有一支基金还没出手,要是卖掉,三个月的饭钱是没问题的。

回到家的张熙各种找在家也能做的兼职,找着找着就变成了找游戏。